未来与光

闭关ing

等一条马戏团的小金鱼。

港口

他生长在没有海的地方。初秋的河港,零零散散停着好些条货船。来往着的、或许也没什么地方可去的流浪人正寻找可供歇脚的地方,叹息着的、面色焦黄芦苇半截身子都埋进水中。多普通的河啊,他想,在岸的夹缝中步履轻缓地走着,哪里都能望到尽头。寡淡的、悲伤的灰色河水,将许多人污浊的眼泪都吞没,同这快要废弃的港口一并死在了秋天。

许多天前他在港口遇到一位白衣老人。他们四目相对时对方正哼一首无词歌。你有食物吗?老人问。他从兜里掏出包好的葡萄干面包。酒呢?他拧开手中水壶,里头是刚接好的葡萄酒。老人三两下啃完面包喝光了酒,以淤泥般厚重的目光打量他,口里念叨着年轻人、年轻人。于是他笑了,说自己早已老去,再过几年就要半百...

2 14

【喻黄】《醉生楼》《苍山雪》预售 / 抽奖

(ˊ˘ˋ*)🌸🌸


小生阿洛。:

点进来看图哦。




1、《醉生楼》预售


基本信息:《全职高手》主喻黄多CP单元向古风长篇。


主笔/校对:@小生阿洛  @苍楠  @繁牧  @kRttikA  @年糕一  @书词  @Whisper.  @未来与光  @玛嘉烈45r一杯  @粤梓之珉 


排版/封设:@小生阿洛


题字: @粤梓之...

227

【轰爆】苦太阳

-冬十杰PARO

-悄悄来交入坑费,很无聊的故事,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。


碎冰屑般陨落的光触碰舌尖,他发觉太阳是苦味的。


12 90

【喻黄|双鬼】醉生楼·山鬼谣

李轩x吴羽策

单元向联文,为方便理解,请走TAG阅读前文。

山鬼谣


台中蜡烛快要烧尽,喻文州盯着案上胜负未晓的棋,轻轻叹了口气。子时,他已有些困倦,可对面坐着的剑客倒神采奕奕。也罢,这人久病初愈,恨不得每日都要玩尽兴。说来那病还是怪病,不伤身,只嗜睡,睡了还要一个劲做梦,扰得人心烦意乱、颓靡不振。

“你都梦着什么了?”喻文州将一棋子敲于盘上,笑盈盈问。

“雨啊,雷啊,还有蓝溪阁。”黄少天垂下眼去,似是在仔细琢磨棋局,“山雨下了七天七夜,雷鸣不断,蓝溪阁不知怎的着了火,火是幽幽的蓝。昔日同我习剑的几个师弟都给烧成了灰。”

“镇上不止我得了这病。”剑客继续道,“寻遍医馆无药可治,都...

玫瑰酒

酒神将玫瑰瓣碾碎成汁,淌出一条软若丝绒的河。我赤足踏入水中,妄想将鹅卵石炼成黄金。
神问我这不速之客从何方来,我来自低谷里的象牙塔。
那地方土壤贫瘠,河水干涸,瘦骨嶙峋的人们只会缝衣服。五颜六色、斑斓若梦的衣裳,穿上便死去。
我要得到玫瑰河里的金子,装疯卖傻不管用。
神只要我的真心,他令我将其掏出,抛上高空,最终落于一处玫瑰花丛,将平庸的茎叶也染成红。

失去真心的我讨一杯酒,他却告诉我这从来都是梦。

你已沉醉,何须饮酒?

1 15

【喻黄】醉生楼 | 单元向多CP古风联文宣

来啦!期待开张!


小生阿洛。:


“人间有醉生楼,只为故人饮酒,做尽春秋大梦,无醉不休。”


渌阳城内有一座醉生楼,店老板不仅生着副如玉的面庞,更有着温厚无双的好性情。店小二足下生风,热情洋溢得能融化数九的寒冰,身上却藏着一柄寒光凛冽的剑,据说拔剑便可开山定海。


不过醉生楼内最出名的不是老板、亦非小二,江湖各路人士口耳相传、争相来饮的皆是楼内的醉生酒,据说这酒只一盏便能让人醉上三月,忘却世间一切烦恼。


你问这酒怎么卖?


千金不卖,需得拿一个故事去换。


庸庸红尘百态、人间聚散离合,还有故事中那个你不肯忘却、时时执念在心的故人...

2 378

【喻黄】白天

悄悄补档

想不到八百年前的🚗居然会被屏

顺便说一下,是OE不是BE

6 203

【索夜】春日狂想

春日狂想    

索克萨尔x夜雨声烦。 自我满足产物,一个术士与少年,囚徒与国王的无聊故事。

他是王,

应拥有奉侍的心意。


索克萨尔有一扇窗,窗与地面齐平,像溃烂伤口长在地牢的湿壁上,蜘蛛丝将它缠裹,铁栏外痂块似的天空正冒脓。

他的窗前偶尔会有鸟飞过,灰屑一样小,索克萨尔妒忌它们。地牢里有许多被折磨的肉身,无处安放的灵魂只好以死寻求解脱。它们生前大多是戴金饰、喝葡萄酒的,无奈城堡本身就是囚笼,花衣服的人在奏乐声中等死。相比下地牢这连死亡都不愿驻足的荒地,到处是忤耳哀鸣。可时间一久,与他曾...

色战

夜幕降临时的群青色战争,画家将颜料涂上天空,奢望能将这座锋芒毕露的城笼罩么。像海一样漫延的钴蓝,行云融化,颜料脱落至大地。

这本就是场毫无意义的抵抗,黑色将宣告压倒性的胜利,一切都沦为可悲的单调。

6 15

【喻黄】风华正茂

大清早翻文档搜出来的旧文。存个档,然后继续失踪。


“我们都死在了那一年。”


 
1 / 3

© 未来与光 | Powered by LOFTER